Party Queen

音乐是动听 灯光是美丽 四周的食色男女 叫人如此着迷 手捧着香槟 你马不停蹄 人群中穿梭来去 眼神却漫无目的 那总是笑笑拥抱用不尽的热情 你的背影却透露不一样的表情 掩盖着不安情绪 消耗着夜的寿命 不想痛醒 只好麻痹 自救的唯一途径 于是你绕过 你绕过 一个又一个可以出卖你的冷漠 所以你迁就 你迁就 让自己在陌生的废墟中被淹没 于是你闪躲 你闪躲 不允许灵魂再有被感动的时候 所以你内疚 你内疚 被埋葬的自我总觉得爱得不够 当音乐结束 当你渐清醒 面对着狼藉你庆幸还没有空隙…

Continue Reading

麻痹

就这样吧 没关系 反正已经感觉不到痛 就算了吧 你说着 反正哭了也改变不了结局 就躺着吧 睁着眼 走着动着也不代表活着 剪断了吧 不犹豫 被牵扯的肝肠走越远越痛 熏不醉了 醉不倒了 心不硬了就活不了了 刺不痛了 痛不醒了 头不回了就死不了了

Continue Reading

坏了

生完儿子,回到吉隆坡,一切都坏了… 身材坏了 皮肤坏了 头发坏了 抗压能力坏了 电视坏了 电脑坏了 铁门坏了 治安坏了 信任坏了 风水坏了 关系坏了 泪腺坏了 生理时钟坏了 景气坏了 电脑又坏了 记忆力坏了 健康坏了 脾气坏了 以上总合,唯一的应对方式是:我儿子对我笑笑就行了,其他的…去他X的!

Continue Reading

都不懂

寂寞得恍恍忽忽 恍恍忽忽着寂寞 爱在事与愿违中无奈凋落 你在不由自主中转身逃脱 坠落 坠落 当你松开手 我自云端坠落 着地之前 我却已是粉身碎骨 被风打散 刺进孤魂眼中 随着泪划成脸上冰痕 划破笑容 你说 你说着难过 眼框却干涸得空洞 当初以为走得过的荒漠 多年以后 仍不见尽头 看不到绿洲 找不着出口 消磨 消磨成了寂寞 爱情 也不过就是一场困惑 失去了准头 力气用得太多 忘了如何应付以后 于是 我恍惚着坠落 你盲目说着难过 爱啊 真的用了太多 还是 一直都只是寂寞 跟寂寞碰头

Continue Reading

入土

你的爱已虚弱得如此苍白 我的选择只剩下离别或忍耐 原谅我永远无法爱上你所爱的一切 当所谓的一切早已超过底线 就算紧握手中仅有的沉默 依然会惊醒沉睡已久的寂寞 于是你永远无法猜透我所盼的一切 当所谓的一切早已非你能给 当黑发换成银丝 当童颜远远消逝 当所有爱的所及已不足以掩盖伤痕 当昨天今天明天只希望再也不见 当麻木谎言虚伪都再也无法欺骗 我恨了 我终于允许自己狠狠的恨你一遍 我责怪 白白蹉跎了我的岁月却视而不见 都是你 你自私的让我不眠不休为你付出 我掉头 不想不愿不能再当你手中的傀儡 到最后 当最后一丝体温流失的时候 却最最不愿 见你为我难过流下的泪

Continue Reading

夜忙症

也不是不想睡 只是关了灯就看见那叫寂寞的鬼 啃咬我残余的理性 压迫我令我莫名恐惧 也不是不想睡 只是阖上眼就感觉正往深渊里坠 会令人捉狂的安静 让空洞感觉无限伸延 于是我逃离我的房间 于是我忽视我的疲惫 架起所有的武装配备 拼命的消耗漫漫长夜 想找个人陪 我搜寻手机记录 跳过了一堆Hi Bye Friend 那可以交心的名字没有出现 想找件事作 我打开电脑上线 重复浏览了数千遍 那填补空虚的特效药还缺货 于是我把我塞进人群 于是我让我自己沉醉 塞满了每一分每一秒 拼命的闪避着独处的机会 想要被了解 却连自己也不解 以为回忆埋着线索 翻开的只是每夜每页的虚空 想要被感动 却早剪断神经线 以为该骄傲的成绩 其实只是谋杀了青春的证据 你懂不懂 我懂 你不懂 这是一种传染病 最终无人能幸免 你逃不了 我逃 逃不了 潜伏在身体里面 将永远无药可解

Continue Reading

独自浪漫

有时候,当我真切感觉到与自己爱得很热烈的时候, 有一种浪漫的幻想,会填满我小小的脑袋。 他们的喧闹听起来如爵士 没有规律的节奏随性而慵懒 他们的存在看起来如天空中随意飞翔的小鸟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没有限制 爱情,如果必须有两个人参与 我宁愿为自己加上另一个名字 浪漫,如果必须有爱情参与 我一定会爱着自己一辈子 但,我的爱情没有绝对 我的浪漫不需要对象 只要闭上眼,脑中的画面就是浪漫 醉意和睡意一样 令人实现模糊,令人放下心防,令人失去理智 噢~So high~

Continue Reading

残忍

你爱我吗 双手还紧抓住不放 还爱我吧 却还让她为你驻守 是爱着吗 虽然依旧隐隐作痛 不爱了吧 用尽全力只想松手 那一夜你为她转身离开 我还以为只是噩梦一场 闭上双眼却一次次痛醒 那一天你回过头牵住我 我还傻傻以为会有结果 你却残忍要我纵容等候 该走了吗 过去当我自作自受 该死心吧 不想在残缺中被拘留 还不够吗 这种自私伤人太重 慌了心吧 曾经你转身的姿态 交还给你

Continue Reading

上辈子的情人

当时的你长得很高很壮 在我眼里如此强大有力 偶尔你将小小的我举过头顶 我仿佛长出翅膀往天空飞去 后来的你渐渐温柔退去 在我眼里如此谨慎严厉 你说外面的世界我必须小心 我仿佛折翼天使在人间囚禁 你从不喜欢多解释一句 尽管我开始对你冷言冷语 只要天空开始灰暗下雨 总会看到你撑着伞的身影 你知道我会懂的 有一天这份爱会被懂得 这样的爱着从来不是选择题 答案总是在你心里轻而易举 你知道我会懂的 虽然要等多久你从不在意 无限付出象与生俱来的能力 只要一个微笑就能忘记这一路有多艰辛 那年的我为爱悄悄哭泣 看进眼里你没多说一句 你始终撑着伞为我遮雨 虽然你知道我期待的是他的身影 现在的你严肃早已退去 身边的小孩都喊你爷爷 当你开心的笑弯了身体 才发现我已经比你了高了几毫米 我们之间的话题渐多了 你开始说着我能懂的道理…

Continue Reading
Close Menu